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克勤

在路上的记录者——欢迎提供新闻线索wkeqin@163.com

 
 
 

日志

 
 

被遗忘的“死亡宿舍”——河北藁城市雪灾死亡学生调查   

2009-11-26 11:57:56|  分类: 时报调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遗忘的“死亡宿舍”

                   ——河北藁城市雪灾死亡学生调查

                                 

                                   见习记者 屈一平

   11月11日5时50分许,河北石家庄藁城市梁家庄小学的一间学生宿舍被积雪压塌,致宿舍内一名学生被砸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暴雪之后,有关校舍安全的罪与罚,学校应对雪灾的急与缓,各种声音纷起,事故责任是否可以“一雪以蔽之”?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深入事发地,关注暴雪中死在学校宿舍的五年级学生刘龙飞。

   11月11日12:30,藁城市人民医院,九岁的孩子刘龙飞在窗外纷飞的大雪中永远离开了人世。

   这一天,暴雪厚度49厘米,气温达零下六度。这天是河北54年以来最大暴雪发生的第三天。

   “早上八点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了。”11月17日,刘龙飞的母亲告诉本报记者,“学校把孩子耽误了”。说起九岁的孩子,母亲泣不成声。

                      事发地梁家庄小学——“那学校是危房”

   藁城市西关镇,梁家庄小学四号宿舍——九岁男孩刘龙飞遇难之地。

   20多年前的1983年,这里是刘龙飞的爸爸刘军化初中时的课堂;四年前的2005年,这里是刘龙飞的姐姐刘红欣初中老师们的宿舍;2009年11月11日凌晨,一场大雪,刘龙飞再也没从这里走出来。

   “那所学校得有40个年头了吧。”75岁的藁城市北孟村老村干部刘爱民告诉本报记者,当时,还是他们村子帮着盖的,他去年听说那所学校曾经塌过一次。

   梁家庄小学坐落在藁城市西关镇北部偏僻山区,占地面积8760平方米,校舍建筑面积940平方米,有宿舍14间,80个床位。

   藁城市教育局局长边江民告诉本报记者,梁家庄小学有300多名学生,从四年级到六年级一共九个班,一年级到三年级的学生在各村就近读小学,四到六年级的在这里寄宿上学,包括北孟村、次上村、梁家庄村、寨里村等五个村子的孩子集中在梁家庄小学就读。这所寄宿制小学之前是梁家庄中学,改建小学已经有两三年了。

   对学校过去曾经坍塌过一事,藁城市教育局副局长梁东存表示自己以前没听说过。

   然而,在梁家庄小学附近的村子,村民们对小学校舍曾坍塌一事似乎比教育局长要清楚。

   在梁家庄小学校门口,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梁家庄村四年级孩子家长告诉本报记者,去年之前,学校的教室还有一部分是20年前修的,去年一场大风把教室的房顶都掀了,学校才又盖了新教室。但是学生宿舍一直没有加固翻新。

   “那宿舍,平房,到处漏风。”她说,自己四年级的孩子曾经在那里住校,刘龙飞事件发生后,她选择了让孩子走读。

   11月17日,记者来到梁家庄小学,教导处一位工作人员拒绝记者进入,并告诉记者,要先给藁城市委有关部门打招呼。记者从门口远远看到,校内多为人字形瓦房,学生宿舍的房顶为瓦片搭建的人字形,墙体是砖土混合结构,校外一圈围墙砖块出现脱落,白色墙皮已经斑驳,露出内里砖体的红色。

   藁城市西关镇北孟村四年级学生王亚浩的母亲告诉本报记者,八岁孩子住的学校宿舍“很破”,窗户有的没有玻璃,只挂着窗帘,是那种很多年前的瓦房,让人担心。

   刘龙飞的妈妈有一次去宿舍看他,发现天花板的一角有两块顶皮下垂,有土块落下,曾经很担心地向校方咨询,至今没有结果。

   “我们家1987年盖的房子都翻新了,这个房子也太旧了。”藁城市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载着本报记者在学校外围转了一圈,这样评价。

   2009年,中国正式启动全国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提出用三年时间,对各级各类城乡中小学存在安全隐患的校舍按抗震八级加固,综合防灾要求,集中重建整体出现险情的危房、改造加固局部出现险情的校舍,消除安全隐患。

   那么,藁城市教育部门如何看待11月11日发生坍塌事故的这座学生宿舍呢?

   “10月份我们排查发现,这个校舍有安全问题,要拆。”藁城市教育局局长边江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藁城的校舍安全工程是走在石家庄市前列的,实施步伐最快,河北省9月份开始动员,他们10月份就开始了全面排查,发现梁家庄小学校舍存在极大安全隐患,需要处理。对于这个处理的具体描述,边局长用了一个字:“拆”。

   对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拆除危房,边局长表示,财政拨款非常有限,经费的落实需要时间。

   “你知道一年拨多少钱吗?你肯定不知道。拨的钱远远不够,有限,很有限。”

   然而,灾难的脚步比校舍修缮的脚步要快得多。

                  事发夜生死逃离——“发现少了一个学生”

   “咣当”一声,11月11日凌晨5点50分,梁家庄小学一号宿舍六年级学生刘自浩从梦中惊醒,紧接着听到外面有呼救声,顾不上穿外套的他,身着秋衣裤就冲出了宿舍。

   八岁的王亚鹏跑出来的时候还光着脚,回忆起当时暴雪袭来的情景,他说,“太吓人了!”

   五年级一班的刘龙飞住在四号宿舍,位于整个学生宿舍楼最北头,他们宿舍一共16个学生,暴雪来袭的时候,很多学生都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刘龙飞在上铺,床铺位置正对宿舍门口。

   对于自己的弟弟11月11日凌晨为什么没能从宿舍里跑出来,刘龙飞的姐姐刘红欣哭着告诉记者:“床铺太老了,设计有问题。”刘红欣说,自己2005年上初中时,那个宿舍是老师们的宿舍,那时候她就听老师们说起宿舍床铺上下床之间不方便。刘龙飞也曾经告诉姐姐,上下铺之间不是像其他学校宿舍那样的横梁,而是环形梁杆,很容易卡住脚踝。

   “他宿舍提前出来的孩子告诉我们,看到我们家飞飞当时在扑腾脚丫呢。”在采访中,刘龙飞的母亲不止一次提到这个细节。

   11月11日晨7时,刘龙飞的家属得到通知,说是孩子出事了,让赶往藁城市西关镇医院,赶到时,又通知送到藁城市医院了。

   事发后,和刘龙飞同宿舍的孩子告诉龙飞爸爸一件事。“同学说,当时老师先把他们逃出来的召集到教室,然后开始讲安全知识,突然有孩子说我们家龙飞还没出来。”刘龙飞的爸爸刘军化认为,学校的疏忽导致九岁孩子被延误了救出来的时间。

   67岁的北孟村村民张容段对于梁家庄小学的宿舍管理也提出担忧。她的孙子今年四年级,在梁家庄小学寄宿上学,孩子回来说晚上睡觉没有老师值班,张容段当时很担心孩子生病或者发生打架争端怎么办。现在发生了刘龙飞的事情,张容段说什么也不让自己的孙子再去梁家庄小学上学了。

   有关梁家庄小学这所寄宿制学校的宿舍管理,记者曾经电话联系到刘龙飞的班主任田老师,她告诉本报记者,正在输液,不便说话。

   藁城市教育局局长边江民向本报记者透露,梁家庄小学刘龙飞事件对于学校的处理意见是纪委监察部门做的,由纪委直查直处。

                   事发前征兆已显——“前一夜食堂坍塌”

   灾难并非突如其来。

   依据河北省气象部门记载,受强冷空气影响,11月8日河北开始出现全省范围的雨雪天气,8日下午至9日,石家庄藁城市出现间断小雨,9日后半夜由雨转雪。从9日20时至11日零时石家庄降水量达到62.5毫米,也是市气象台自1955年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针对降雪,石家庄市气象台于10日上午8时55分发布暴雪黄色预警信号,16时发布暴雪红色和道路结冰黄色预警信号。

   也就是在10日晚,梁家庄小学出现了安全“征兆”。

   “前一天(10日)晚上,食堂倒塌了,孩子连一口热饭都没吃上就‘去’了。”刘龙飞的母亲后来从其他孩子口中陆续得知消息,为九岁孩子饿着肚子离世痛心不已。不明白为何校方在那时还不采取防范措施疏散学生,让刘龙飞走进了那个“死亡宿舍”。

   “食堂塌了,没吃上饭。”梁家庄小学六年级学生刘自浩告诉记者,那夜他睡得很不踏实。

   

                        事发后处理结果——“处理完了”

   “藁城那个事情处理得挺快,也挺好。”

   11月16日,河北省教育厅思想政治与体育卫生处处长刘爱民这样评价藁城市西关镇梁家庄小学死亡事件的处理。他告诉本报记者,听说给家长赔偿了29万,给后来邯郸那边的学生死亡事故处理提供了赔偿的依据和标准。

   记者在刘龙飞母亲那里核实此事,她告诉本报记者,赔偿了28万,是镇上黄镇长协调着给的。记者就此费用的缘由询问龙飞妈妈,她说,是精神损害赔偿费。

   记者找到藁城市西关镇黄副镇长,他说自己不太清楚刘龙飞的事情。“那个雪太大了,每平方米承重要100斤呢,这个情况我也是听说,不知道。”记者离开时,他自言自语地说。对校舍是否存在安全隐患的询问,黄副镇长表示自己2004年才来,对之前校舍的情况不清楚。

   在藁城市委宣传部,通讯科科长赵国锋听说本报记者是来采访梁家庄小学死亡事件的,他对记者说:“没有必要再报道了,事情都解决了,现在重点是排查隐患,之前的事情再提也没有意义。教育局现在也不好出来说什么,大面上说一下就行了。”

   在石家庄市教育局,记者听到了同样的回答。11月18日,记者联络石家庄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刘立飞,他告诉本报记者,事情都解决了,没有必要再采访了。

   在河北省教育厅,同样的回答再次出现。河北省教育厅新闻中心负责人邓涛说,关于藁城的事情别再提了,事情已经解决了。

   有关梁家庄小学宿舍坍塌造成人员死亡事件的发生原因,藁城市委宣传部通讯科科长赵国锋给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藁城市摸排安全隐患抗雪灾》作为回答。

   《藁城市摸排安全隐患抗雪灾》中这样写道:据了解,在附近这一带区域房屋承载设计标准一般为每单位承重能力30公斤,由于积雪过厚每单位实际承重量达到60公斤,雪大成灾,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

   有关梁家庄小学宿舍坍塌造成人员死亡的事件处理结果,记者从河北省教育厅的处长刘爱民那里得到这样的信息:“已经处理了。我们省里有规定,死了三个人以下的,由市县负责自行处理。我听说已经给相关人处分了。”

   刘龙飞的叔叔对于西关镇政府事后的全程陪同及较快的赔偿表示满意,同时质疑梁家庄小学校方,事发至今,始终没有一名工作人员面对家长。

   “该看望的看望了,该慰问的都慰问了,他还有必要见校方的人么?善后的工作是镇党委政府做的,对于学校的处理意见是纪委监察部门做的。我不太掌握这个情况,由纪委直查直处。”11月19日,藁城市教育局局长边江民这样回应质疑的声音。

                                北孟村的集体问题——上学之难

   刘龙飞的死给藁城市北孟村出了个难题,这也是今年以来一直令村民们头疼的难题。

   村民们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反映,今年9月开始,西关镇响应农村寄宿制学校建设工程相关规定,要求梁家庄小学附近五个村的孩子都到梁家庄小学上学,其中四到六年级的孩子被要求住校。

   北孟村距离梁家庄小学四公里,很多一年级孩子由于路程远也选择住校,可是孩子太小,寄宿的安全性令家长们担心。

   刘龙飞事件发生后,梁家庄小学已经放假,北孟村的孩子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去两公里外的次上小学,村民们说那里有厂子,污染较重;要么等待四公里外的梁家庄小学修缮完成,村民们说那里砸了人,不会再送孩子去了。

   在北孟村当了40年村干部的刘爱民老人执意要带记者去看看村里的北孟小学。村民们说,这所小学校建了7年了。

   记者在北孟小学看到,学校教学楼整体较梁家庄小学要新得多,共有12个教室,微机室里还配有电脑设备。

   “那里学生少,不够凑班,教师配置上也不太到位。”边江民这样解释北孟村小学不能启动的原因。

   记者调查发现,北孟村目前80%的七岁以上学生在两难的情况下,选择了留在家里。对此,藁城市教育局表示,会尽量尊重家长的意见,尽快找到合适的方案帮助孩子恢复上课。

   梁家庄小学里现在每天出出进进各类运输车辆。边江民告诉本报记者,藁城市投资150多万,打算在该校重建一栋新的学生宿舍楼,预计明年“五一”学生就可以入住了。

   四公里外的北孟村,刘龙飞的爸爸刘军化正在焚烧孩子五年来获得的三好学生奖状、他睡觉都舍不得放下的作文书、他生前的影像,灰烬满天。

   这个九岁孩子仅有的一张照片存在姐姐刘红欣的手机里,那是一张如阳光般灿烂的笑颜。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http://www.cet.com.cn/20091123/a2.htm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