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克勤

在路上的记录者——欢迎提供新闻线索wkeqin@163.com

 
 
 

日志

 
 

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七:“高温疫苗”举报风波  

2010-03-17 15:38:39|  分类: 调查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温疫苗”举报风波

             ——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七

                                  本报记者  王克勤

 

    山西疫苗高温暴露问题能够浮出水面,引起公众广泛关注,49岁的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成为最关键的人。

 

               信息科长被安排去收电话费

 

    20057月的一天,时任山西省疾控中心信息科科长陈涛安被领导“罢官”了,安排他到后勤物业管理科从事杂务工作,具体工作便是每月给电信局交一次单位的电话费。

    “我们都不理解!老陈是我们卫生系统水平最高的疫情信息技术高级专业人才。”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张俊书这样对记者讲。

    陈涛安曾在首都医科大学生物工程系学习,毕业后一直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从事全省疫情分析管理工作,1997年被提拔为信息科科长。

    陈涛安长期从事信息技术科研工作,科研成果十余项,熟悉疫苗业务管理,1995年独立完成《全国儿童免疫接种信息管理系统》开发研究,为中国实现儿童预防接种信息化提供了技术手段。卫生部卫计算发[1996]1号文件在全国推广应用了这一技术成果。

    因此,陈涛安于2001年被山西省委、省政府授予省劳动模范称号,2003年被评定为副主任技师。

    陈涛安回忆说,单位一把手栗文元非常严肃地通知我,经过组织研究决定,你要离开本职岗位,调到后勤物业管理科从事杂务工作,具体的工作任务是长期休息,工资、奖金一点不会少。一把手还说:你的工作很突出,没什么失误,调你去那里是中心党委的决定,作为一名党员要相信组织,党叫干啥就干啥。

    “接着,省疾控中心许多业务、技术骨干先后都被调整了。”

    200711月,停止生物制品供应站站长程宏生、副站长张俊书的工作,清理上交账务。

    200712月,免去财务科长杜碧杰职务,调离工作岗位,任命刚调来的普通会计茹建军为财务科长。同时,宣布撤销生物制品供应站,程宏生、张俊书从事杀虫灭鼠工作。

    200712月底,成立生物制品配送中心,并委托北京华卫公司管理,任命田建国为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

    “我当时的工作,就是替单位每月交一次电话费。说白了,任务就是休息。”

    陈涛安介绍说,实质是单位强制性的给我放了无限期的长假,所谓交电话费的杂务工作,每月我给单位财务打个电话,让他们给电信局支付单位电话费。其实打与不打一个样!

    “但是,我不愿放弃卫生信息职业,正好有时间了,利用这个时间做《医院内感染信息系统》课题,使用信息手段控制医院患者感染的开发、研究。很快我就沉静在这一课题之中,直到2007年课题开发试运行成功之后,我回单位向中心主任述职,要求安排新的工作。这时,才弄明白领导让我休息的真正原因。”

 

                   勤杂工发现大问题

 

    2007年初,原来很少管闲事的陈涛安,在省疾控中心办公楼发现了有许多人在给疫苗盒上贴标签。“感觉很不正常。”

    而正是这一发现,让这个当时省疾控中心勤杂工进一步发现了更大的问题。

    陈涛安提供给记者的一份自述材料上这样讲:

    我被“组织”安排休息之后。李书凯、栗文元一方面,以行政、业务领导和法规专家的身份,蒙骗上级领导和同志们,说《疫苗条例》规定省、市疾控机构不能供应二类疫苗,利用公司的资质开展疫苗供应和管理,是贯彻《疫苗条例》的新模式。

    另一方面,选择了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的私营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华卫),包装成卫生部部属企业。很快李书凯、栗文元、田建田开始共谋一事,策划如何侵吞山西疫苗市场。

    他们碰到的问题是,疾控机构供应、分发二类疫苗属财政预算外收入,必须收支两条线,北京华卫帐号得不到钱。解决的方法是,于200512月,免掉财务科长,让这位高级会计师从事非财务工作,调进来一个普通会计担任财务科长。

    发现了这些问题之后,陈涛安带着疑惑开始查找原因。

    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宣称:“《疫苗条例》实施了,省疾控机构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不能经营二类疫苗,而有些是防病工作必须使用的二类疫苗,为了搞好山西防病工作,就需要把配送中心托管给一个公司,卫生部部属企业华卫公司是最好的选择对象。”

    陈涛安质疑以上说法,到药监部门了解情况,取得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文件,国食药监市[2005]548号《关于疾病预防机构供应二类疫苗监管问题的批示》中明确指出:“根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传染病防治法》以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性质和作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供应、分发疫苗无需领取《药品经营许可证》。”

    “然而,山西省卫生厅也正是用李书凯他们的这个说法,欺骗了政府与卫生同仁。”陈涛安说。

    接着陈涛安通过北京工商局了解,这个公司与卫生部没有任何关系,是一家三人合伙的私人小公司。

    陈涛安说,省卫生厅及省疾控中心个别领导把一家私人小公司渲染成卫生部部属企业、大公司,想方设法的把全省疫苗经营管理权发包给这个皮包公司。这背后肯定隐藏着说不清楚的交易与黑幕。疫苗是高风险产品,需要冷藏避光,却堆在楼道里贴标签!这事关全省3500万人民的生命安全,绝对马虎不得,必须坚决遏制。

    2007年5月25开始,陈涛安向山西省人民检察院、省纪委、卫生部、省药监局及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实名举报“山西3500万人民生命健康保障权被官员出卖的一系列问题”。

    三年来,陈涛安向有关部门举报、复议、信访山西疫苗问题30余次,并多次就“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否卫生部部属企业”质询卫生部。

    期间,围绕陈涛安举报山西疫苗案相关问题发生了一系列“很戏剧性的故事”

 

                                   双重查处同时进行

 

    2007年5月25,陈涛安将真实署名的《关于栗文元涉嫌贪污、受贿、洗钱等问题的举报》材料送到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太原市检察院、省纪委。

    整整15天,陈涛安没有等来任何响应。

    之后,陈涛安每天按时到太原市检察院举报中心询问。“跑了二十多趟,才见到反贪局长,将此事一脚踢到省卫生厅。”

    陈涛安感觉正常程序是很难走得通了,于是找到自己在太原市检察院工作的战友,在这位战友的帮助下,20077月底《关于栗文元涉嫌渎职致使人民利益、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举报》在太原市检察院正式立案。

    20078月,太原市检察院正式介入。

    就在太原市检察院调查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将全省疫苗管理权出卖给私人老板的问题的同时。陈涛安的许多朋友告知:“我们接受了询问,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正在查你陈涛安的问题。”

    20079月上旬,太原市检察院正式通知陈涛安“省卫生厅说,省疾控中心与华卫公司的合作是合法的,你只能要卫生部表态。”

    几天后,陈涛安向卫生部发出了《质询书》。质询华卫公司是否卫生部企业?省疾控中心与华卫公司的合作是否合法?

    陈涛安至今没有等来结果。太原市检察院于20079月底撤消此案。

    就在市检察院停止查处后,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对陈涛安的查处工作由外围调查转向对陈涛安本人的调查阶段。

    9月底,迎泽区检察院的一男一女两个检察官来到省疾控中心,与陈涛安正式见面。

    以下是陈涛安记录的与这两个检察官见面的情况:

    女检察官问我:工作单位?

    我答:省疾控中心。随后我要求二人出示工作证,男检察官合作了,女检察官不合作。在我强烈要求下,女检察官掏出检察证向我摔了过来。我捡起检察证后,记下了他们的姓名,一个叫李俊玲,另一个叫范金生。我说,庄严的人民检察官证件不容你摔。我要求她承认错误,她说,你“爱到哪里告就到哪里告”,双方进入了对峙局面。后来,向他们介绍我是已经公开身份的举报人,讲解了高温疫苗危害儿童,提示李俊玲她的孩子出生时,还不能脱离这次疫苗危机的阴影,并给他们拿出举报材料,希望他们带回去调查这个案件,为保障山西人民生命安全做点实事,但是,被这两个检察官拒绝了,称他们的任务就是调查我,不能接受我的举报材料。

    为了缓解僵持局面,我归还了他们的检察证,接受了他们的询问笔录,他们问了一些我多年来的工作开销情况,一个多小时后,要求我审核笔录签字压指印,我在笔录签字处写道“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检察官李俊玲,出示检查证时摔证件,威胁被调查人,我对此表示强烈抗议。情况属实  陈涛安。”按了红指印。

    这位女检察官看到调查笔录中有这段话,立刻哭了,我说,不要哭,承认了错误,这页可以重写。

    这两个检察官收拾东西要走了,我不同意他们走,要求承认了错误再走,就这样他们前头跑,我后头追,喊着要求他们承认错误。他们上车时,我追上了,在单位同事围观下,我要求检察官李俊玲承认错误,李俊玲说,“好人不与狗斗”,我说,人民检察官还能骂人?李俊玲说,现在是8小时以外,你管不着!说完开车扬长而去。

    之后,我立即带了一个相机,赶到迎泽区检察院,正好碰见检察官范金生在检察院大门口张望,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老范我来了,范金生说,你来干什么?我说,来照你们俩的相,曝你们俩的光。范金生说,我们有肖像权。我说,不照你们本人,照公示牌,那个没有肖像权。范金生立刻把我抱住,告诉他的同事拆掉公示牌。一会儿,范金生把我放开了,我进了检察院一楼、二楼、三楼找遍了,没有公示牌,后面跟了很多人,叽叽喳喳也不知在对我吵什么。

    我又回到门口,一位自称是领导的问我在干什么,我向他讲了代表人民行使权力时不庄重的行为,领导又问我拿相机来干什么,照相没有找到公示牌,现在要照大门,因为李俊玲摔了检察证,就是你们检察院摔了检察证,这位领导高喊不能照,很多检察官挡住了检察院的牌子,路过观看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只好让开,同意我照检察院的牌子相片。

    一位审计会计,给我看了一份举报材料,我从中得知,是最亲密的部队战友、最要好的同事举报了我。举报我19972007年累计倾吞资金113万元,证据是,累加了1997年以来,出差、开会、学习、购买办公用品、工作设备、技术资料等费用。

    有一个审计团队翻遍了省疾控中心所有账务,也没有找到我的任何实质问题。

    此事,也就这样搁浅到至今了。

 

                  卫生厅纪检双调查

 

    2007年9月14山西当地媒体刊发了《这个“权”能被“托管”吗》,将山西全省疫苗管理权出卖给私人老板的问题第一次公开曝光。

    此后,陈涛安在网上发出了《山西3500万人民生命健康保障权被官员出卖》一文,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

    2007年10月2,山西省卫生厅纪检组长辛旭光、副厅长李书凯对陈涛安谈话:“对举报人与被举报人都要调查,查出谁有问题谁就承担责任,彻底解决问题。”

    2007年10月12,由省纪委派出督查员参与的省卫生厅调查组正式开始调查。

    这个调查组正式开展工作的第三天,田建国及华卫公司便“突然失踪了”。

    2007年12月3,有媒体发表了《一家小公司是怎样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华卫背后的利益链条》。

    2008年1月7,省卫生厅召开会议通报了《关于对反映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贪污受贿洗钱等问题的初核报告》,最后的结论是:

    关于省疾控中心第二类疫苗供应合作方式,省卫生厅已向省政府作出答复,认为符合《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等有关规定;

    省疾控中心原生物制品供应站经营二类疫苗的国有资产没有流失;

    华卫公司抵押在省疾控中心的本田雅阁车未在双方固定资产帐上体现;

    未发现栗文元有贪污、受贿、洗钱的问题;

    省疾控中心在财务管理债权、债务处理以及用轿车抵押风险保证金等方面的问题,栗文元负有一定责任。

    “在这两个月中,我与栗文元同时都经历了询问、笔录等被调查过程。但是对我的调查,至今卫生厅没有结论。然而,更不可理解的是对栗文元、田建国制售高温疫苗问题却置之不理。”陈涛安这样对记者讲。

    随即,陈涛安将一篇揭露山西高温暴露疫苗问题的举报材料发布在网络上,引起了社会各方面广泛关注。

 

   下一篇为《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之八:“山西疫苗”是否异常》,请您继续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