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克勤

在路上的记录者——欢迎提供新闻线索wkeqin@163.com

 
 
 

日志

 
 

令人揪心的玉树  

2010-04-15 10:40:08|  分类: 随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令人揪心的玉树

    玉树地震了!我的两位玉树朋友家里已有亲人遇难或失踪。心痛……  

     青、藏、川三省交界处的青海省玉树州昨晨7时49分发生7.1级地震。今天早晨的报道讲,目前青海省玉树州“4·14”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已上升至589人,8000多人受伤,1.5万户民房倒塌,有10万户灾民需要转移安置。上千灾民露宿操场,水和食物只能支撑2天。至今已发生余震600多次,1次5级1次6.3级。   

    我有两位玉树的朋友,在北京工作的藏族朋友方汀老师家已知有两位亲人遇难。在兰州工作的达娃老师家就在地震中心,他姐姐一家、哥哥一家均失去联系。达娃家附近有一个水库,乡亲们非常担心,此水库在不断发生的余震中决堤。“这个比没吃没穿,更让我担心!”达娃老师讲完这句话,我心里非常难受。

    “乡亲们现在均在山头上,虽然冻点,至少能保住命!”

    我与达娃相识已有好些年了,一位很不错、很真诚的藏语教师。他是玉树县为数不多的大学毕业生,并且成为了大学教授。听过他讲起小时候的故事,作为同样出生于贫困地区甘肃省的我,听着他的故事,感觉好心酸!

    其一,家里太穷了,好几年才做一双布鞋,舍不得穿。将鞋背在书包里,光着脚走路。

    其二,村子附近有一个军队的营地,部队里做的饭有时候吃不完,便倒了。他与几位小伙伴总是等待这样的机会,飞快的跑过去,一起将白花花的面条从地上用手捧起来,放在的确良的帽子里。他笑着讲:“帽子戴的时间太久了,被脑油浸透了,所以,装了面汤,根本不会流出来的。”

    …………

    达娃告诉我,目前经济情况很差的牧民此次伤亡较轻,因为大家住的基本还是帐篷。但,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农牧民响应政府号召,已经修建了固定的房子,虽然是土坯房,伤亡依然会很严重。

    他讲到这里,让我想到前年四川会理地震时我所见到的情景。虽然会理地震只有6级过一点,但是伤亡依然不轻。凉山州是四川最贫困地区,农民住的基本是土坯房,地震发生后,我在现场看到许多农民一家一家的全部被埋在厚厚的泥土中。挖掘后,几乎没有生还者。有一位大嫂讲自己弟弟情景的一句话,我永生难忘。她说:“人都变成紫花萝卜了,活活给憋死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有一种被揪碎的感觉。 

 

   另外,昨天上午即派出我的同事赶赴玉树,如果顺利,他们今天即可到达玉树,期望他们一路顺利平安,尽力多发回一些玉树的报道。

 

以下是2008年我在会理所写的报道原文:

http://wangkeqin.blog.sohu.com/99050204.html

 

会理,一个村庄的死亡名单

 

■本报记者 王克勤

   

          杨莎莎的表弟晚饭时,为表姐表哥献上米饭,并进行祭奠。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报道

    四川南部此次“8·30”地震,至9月3日18时已经造成38人死亡,死亡最为严重的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死亡人数达27人,这还不包括失踪的一个人。

   而在会理县的死亡名单中,一个名叫新桥的村庄死亡人数便达8人。

   同一个村庄的这8个生命是怎样走完人生最后历程的呢?              

 

                   杨莎莎:两天后就要去上大学了

   “这孩子死得太可惜了!”

   18岁的杨莎莎是今年刚毕业的高中,550分的文科高考成绩,让她不久前拿到四川省西昌学院的入学通知书。

   “本来过两天就要去上大学了!”

   “她要上的是英语系,在学校里她的英语和语文最好,老师一直夸她学得好。”

   杨莎莎的婆婆(即姥姥)不断重复着这些话。8月30日的地震不仅夺走了莎莎的生命,也夺走了她刚刚考上中学的12岁弟弟杨鹏的生命。

   莎莎的婆婆告诉记者,这两个孩子是她带大的。“我就住在她家旁边,地震时,我跑脱了。看到他们家房子垮了,我就赶到门口喊他们。后来听到我女儿的声音,便进到屋里找,他们一家四口人全部被压在土坯下边。”

   “婆婆,我痛,我痛!”莎莎不断叫喊着婆婆,“三个块块(大的土坯——记者注)压在她身上。”

   “我的女儿和孙子压在一起,孙子的身上压着好大的两个块块,孙子又压在他妈妈的身上。”

   莎莎的爸爸被大的土坯压着。“后来我叫来许多人搬了他们身上的块块。”一家4口都被送往医院,途中,杨鹏便死亡了,“这孩子最心疼人了,他本来是跑出来的,看到他妈妈还没有跑出来,便去拉他妈妈。”

   杨莎莎先被送到镇里的医院输液,不久便往县医院送,途中死亡。目前,莎莎的爸爸妈妈均重伤在县医院里救治。“她爸爸脑壳开了三刀,她妈妈肋骨断了8根。”

   在倒塌的农舍前,莎莎只有11岁的表弟面向她们死亡的地方,摆了一条小凳,上面放了几小碗米饭,在那里默默烧着纸钱。

                 结婚喜帖都写好了,爸爸却没了

   20岁的杨光明,本来计划9月23日举办婚礼,记者在他们居住的帐篷里看到一沓已经写好的结婚喜帖。

   然而,8月30日下午的地震将他和父亲及一位亲戚一起埋在了自家小院,是他的大伯在第一时间赶到,将他们从一米厚的灰土中挖了出来。

   “房子都平了!顾不上想什么,赶紧刨!”

   一个小时后,人被挖了出来。

   “三个人好惨啊!”“脑壳挨着脑壳,身子挨着身子,被倒下来的墙梁压在了一起。”

   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两个年轻人慢慢醒过来了。

              杨光明的大伯指着挖出自己弟弟的地方。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报道

   “但我爸爸却没了。”杨光明非常难过,他的身边坐着他的未婚妻。当记者离开他们的帐篷时,他们在一起整理着东西。

   “姐姐去医院了,照顾妈妈,妈妈的胳膊被砸断了。”

                     母子三人闷死在废墟下

   邓志发的妻子及一儿一女都死于8月30日下午的地震。在攀枝花一处工地当建筑工的邓志发,是在8月31日凌晨2时才赶回家的。

   当他赶回来时,他的妻子与女儿还被埋在废墟中。直到8月31日上午10时才挖出来。

   他的三个最亲的人一个也没有活过来。

   邓的妻子文学金今年37岁,他们的儿子邓建勇刚刚考上会理三中,女儿邓建菊才上小学三年级。

   当记者来到已被夷为平地的邓志发家时,看到还有一些残缺的土墙没有完全倒下,木梁、木檩、门窗等乱七八糟地横在断墙残壁之间。

   废墟旁边有一个蓝色的帐篷,邓志发一直默默地坐在离帐篷不远的一段残墙上,旁边放着他妻子的衣服。记者看到,废墟最里边卧室的两张床已被倒下来的东西压变形了。邓身边放着一张桌子,还算完好。旁边是一些中学课本及一本残缺的新华字典。

       40岁的邓志发面对自己被夷为平地的家园里,几天前,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全部被地震活活埋死在他脚下的这片废墟里。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报道

                      炊烟冒着,妈妈却不见了

   35岁的杨顺宗在附近一家工厂里做工,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赶回了家,发现唯一找不到的是73岁的妈妈。

   在原来厨房的位置,他看到一股青烟在不断冒着。他明白了,“妈妈肯定在厨房里做饭。”

   于是他“疯了一样的”开始“刨呀!刨呀!”

   当把妈妈挖出来时,妈妈只有一丝微弱的脉搏。“送到医院就没有命了。”

                        人都变成紫花萝卜了

   53岁的陈光友是一个残疾人,孤身一人的他与哥哥一家过日子。

   他的哥哥与嫂嫂带着记者来到他被挖出的地方,嫂嫂趴在坑里给记者演示他被挖出的样子。“就这样,头手腿圈在一起趴在地上。”

      陈光友的嫂嫂趴在坑里给记者演示陈光友被挖出时的样子。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报道

    为了找陈光友,他们及政府派来的搜救人员从8月30日下午一直找到31日下午4点才找到。30日晚上下着大雨,实在没有办法挖了,停了三四个小时。

   “人都没有办法看了,都变成紫花萝卜了。”陈光友的嫂嫂哭着对记者说。

                   抢粮抢物遭余震致死7人

   一路上,记者先后走过6个乡镇,每到一处乡亲们都不断对记者说:“对不起你们呀!”“让你们这么远来到这里,感谢你们了!”“麻烦你们了!”“你们太辛苦了!”

   然而,灾区的大部分乡亲们目前正面临着无处可住、无饭可吃的困境。

    在海拔2300米的川南大山上村民们就地挖土建灶,搭锅做饭,维持生存。见到记者前来,热情邀请记者吃饭,并不断向记者表达感激。而他们碗里的米侧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从危房中“抢”出来的。仅31日一天,会理县因此被余震砸死7人。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报道             

    9月3日,从一大早天气开始变冷,下午到晚上一直下着小到中雨,在平均海拔1800米的灾区,许多农民不得不穿上棉衣来取暖。地震后的第5天,金雨、黎洪、绿水等重灾区帐篷到位率平均不到20%。绿水乡乡长张兴国对记者说:“这个区域至少有80%的灾民没有帐篷可住,许多农民只好自己拿木棍搭起简单的塑料棚来维持日子。”

   张兴国说,包括绿水乡在内的几个灾区乡村民连吃饭问题都十分严峻,“如果没有外来的粮食援助,村民便会冒险回家抢粮,这太危险了。”

   由于回家抢粮抢物,已经发生了多起村民因余震致死的事件。会理县已因此新增死亡人数7人。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