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克勤

在路上的记录者——欢迎提供新闻线索wkeqin@163.com

 
 
 

日志

 
 

儿戏化防汛:江西唱凯决堤瞬间目击  

2010-06-25 14:59:56|  分类: 目击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击者:唱凯决堤瞬间 

摄影 刘建锋
                          摄影:刘建锋

           中国经济时报  刘建锋                                

    江西抚州唱凯决堤时,洪水直扑唱凯低洲涂村和灵山张村,低洲涂村遭受了大堤决口最初洪水的最正面冲击。624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抚州市体育场灾民安置点和唱凯镇抚河大堤上先后找到了涂水龙、涂省华、涂建华、涂俊峰、涂满连、王军等决堤现场目击者,他们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讲述了大堤决口瞬间及前后的亲身经历。

    他们均为低洲涂村村民。其中,26岁的王军为决口现场的“零距离”目击者,涂水龙为离决口150米处的目击者,其他人也都是现场目击者,此外,一位经历过多次抗洪的老人涂大爷也讲述了自己的见闻。 

决堤瞬间

     涂水龙:我们家离大堤只有五六百米,空着手骑车去上堤,还离决口的地方150米左右,看到堤上出了一个估摸直径10多公分的小口,大概不到一分钟变成了大口子,手里又没工具,又没材料,只有赶紧掉头跑回家,一边打电话喊人家快跑,一回到家就被水困住了,就躲上二楼。

    涂省华:我起先去看了,没事,就回家去,不到十五分钟,涂水龙告诉我堤垮了赶紧跑,就斜着往高处跑上堤,上堤后我一看,家里村里全部被淹了,整个唱凯镇一片汪洋大海,就流泪了,一整夜我就在堤上看洪水,在决口的地方看。

    涂建华:抚河大堤内侧,有一条金临渠和它几乎平行,一直延伸到高速公路,水来的时候,金临渠堤高嘛,很多人从上渠堤再往高速公路跑。我当时在家里,听到涂水龙电话喊快跑,身上还是背心短裤就马上就跑上金临渠堤,一直往高处跑,跑到高速公路上,家里什么东西都没管。

    涂满连:当时我在抚河大堤上,我的儿子王军骑摩托也上堤看,他往后来决口了的地方走,我往反方向,我走了还不到500米,儿子打电话,我没接,以为摩托车坏了,他再打,一接通,儿子喊,“你别下堤,我这边堤要垮了,”我说快下去喊人,他没下堤,跑开口子打电话通知的,他要是听了我的,肯定也被冲走了。

    王军:21日当天,我上抚河大堤去看了十多次,怕出事。

    那天的水位还是下降了的,水面离堤面大约有1米多一点。我那天先是骑摩托车在其他地方看,等走到这个点,发现河面上有个比拳头大一点的小漩涡,下车跑到堤内方向一看,已经冒了一坑水了,我再从堤里侧跑到堤外侧,小漩涡一眨眼变成了一米多宽的大漩涡,我看大概只有几分钟,堤就崩了,水激到金临渠堤上,飙起几米高的浪,有两三层楼那么高。  

 

民间英雄故事

   

    王军:发现有漩涡的时候我就打电话,告诉大家抚河大堤垮了,等看到堤崩以后,我骑摩托一下跑到了高速路边。

    涂建华:上公路以后,看见有三个年纪大的人也在金临渠堤上跑,前面的被人救了,到公路边的时候我帮忙拉上来的,后面两个隔得远了,眼睁睁看见他们被水冲走。他们都是灵山张村的。

    涂俊峰:听到喊决堤,马上往高处跑,刚上高速路,看回去,金临渠堤上还有三个人在跑,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大娘在前面,大概有二三百米,远的有两个,一个老大爷,一个是妇女,他们离了大约五百米,当时金临渠堤上已经开始有水漫过,看老人根本跑不动,我想都没想,把上衣脱了跳下高速路跑过去,把老大娘拽起跑回来,等离高速路20多米的时候,水已经齐腰深了,我爸爸和大伯看我也跑不动了,就赶紧下来把我和大娘拖起走,刚上高速,水头已经起来了,一个浪翻过去,我们真的是眼睁睁看着跑后面的两个老人被冲走。 

眼看他们被水冲走

质疑防汛儿戏化

     涂大爷:水很大,很多年没见这么大的水了。大堤无水泥护坡,五六年前做了一次工程,用石块护坡伴以水泥灌缝,近几年没有整修过。比起1982年抚河大洪水,防汛的组织要松很多,专门安排到堤上巡逻的人太少。物资组织也很少,堤上的卵石河沙很少。百姓很担心,自发去查堤,现场缺材料。1982年洪水我们也被淹,但不是我们这边决口,是华溪(音)。

    涂水龙:水比往年大很多,就怕突然出事,每天都和五六个五十岁左右的村民自发去看,一天起码去个四五趟。

    涂省华:决口前15分钟我去看还没发现堤内冒水,我估计,从堤内冒水到垮堤也就大约15分钟左右。离决口处200多米远的地方,21日下午发现漏水,防汛的组织了20多人,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堵实,堵完以后,五点多,大概是吃饭去了。堤上卵石河沙有是有,比较少。今年洪水很大,防汛组织,感觉和往年差不多,感觉人手太少。

    王军:差不多下午四点多钟,堤上防汛的人看到有个口子(离21日的决口处大约二三百米远)冒水,派了20多个人去去堵,大约5点多钟,堵实了。

之后防汛的大概是到别的地方巡逻去了。堤上有卵石,但是离决口的地方蛮远,大约距离1里路。

    24日下午,另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在唱凯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决堤口正是唱凯政府承包出去的采砂点,每年采走大量沙石,近五年国家在抚河河堤投入了15亿,但在从华溪到罗针一段,投入很少,堤上抗洪物资非常少,缺乏基本的照明设施,在决堤那天上午,黄昏渡段出现险情,经过村民拼死抢救并要求防洪人员前来支援抢救才保住了黄昏渡段没有决堤。 

伤亡少原因有几

 

    涂水龙:村里,一般是年纪大的上楼,年纪轻的跑上高处。还好是白天,假如是晚上,天黑了看不见,好多人听到垮堤就往外跑的话,起码要死几百人。

涂省华:大家早有准备,晚上都在堤上睡,白天,很多家里小孩子都送上了堤,年纪大了行动不便的就在楼房里。21日夜里11点左右,部队战士来了,22日早晨6点左右,大规模救援开始。

    离决口大约50米左右,有人牵了两头牛,一下子就被冲走了,人怎么样了,没看清楚。还有几辆车,有拖拉机还有推土机被水一下子就冲跑了。

    抚河大堤内侧,有一条金临渠和它几乎平行,一直延伸到高速公路。金临渠堤面有2.5米宽,这条渠堤起了大作用,大水把金临渠堤冲垮了几十米,要不是有这条渠和渠堤,洪水的速度和威力肯定要大很多,很多房子都会被一下子冲垮。

离决口最近的房子,基脚肯定都被掏空了,洪水把良田冲刷成了“河床”,水退以后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e076820100jpdu.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33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